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

回應“老克嘴發白、A-Rod流鼻血 洋基落難(於丹佛) ”---下次記得帶氧氣筒



下次記得帶氧氣筒
(發表於聯合新聞網---點右側 Sports News)

小Case,才流鼻血而已,難道忘了Football(美式足球)之經典畫面,當其他客隊要到Denver--這個Mile High City 迎戰主隊Broncos(丹佛野馬)的必要配備就是氧氣筒,洋基這次可能忘了帶吧!
感謝記者林以君生動的報導,讓我懷念起Denver的點點滴滴----舒適的環境與氣候、溫和善良的居民(沒有看球的時候)、還有16街----等種種。
我以前就住在Broncos主場球場--Mile High Stadium附近,看了這篇報導,彷彿又聽到7萬多名爆滿觀眾之歡吼聲。
照片:洛磯隊松井稼頭央(右)5局盜二壘成功,他滑進
壘包時,洋基隊二壘手卡諾還沒接到球。歐新社

住過Denver的Luke 2007/6/23
原文:
老克嘴發白、A-Rod流鼻血 洋基落難
【特派記者林以君/丹佛報導】

洛磯隊松井稼頭央(右)5局盜二壘成功,他滑進壘包時,洋基隊二壘手卡諾還沒接到球。
歐新社

把任何一支棒球隊,帶到阿里山比賽,應該就能體會洋基隊這3天來的辛苦、辛酸。

跨聯盟賽,3連敗給洛磯,的確讓洋基相當難堪。特別是昨天,洛磯在「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」3項優勢下,把A-Rod打得流鼻血,也把「火箭人」克萊門斯打得嘴唇發白。

洛磯主場庫斯球場在海拔一哩處,相當於5820呎、1609公尺,阿里山森林鐵路奮起湖站,也不過才1403公尺。

洛磯有主場優勢,這不構成洋基輸球的理由,連當成藉口都勉強,上次造訪洛磯主場是2002年,兩隊3戰打進70分,洋基拿下41分,但這次,洋基打得的確辛苦。

不常到這種高度的人,剛來一定會因為乾燥、空氣稀薄鼻內充血,一擤鼻涕就有流鼻血的感覺,A-Rod昨天最後一打席上場,左邊鼻孔已經塞了棉球。

比賽在中午12點55分開賽、氣溫達攝氏34度,洋基先發投手克萊門斯44歲的老骨頭也在高度1609公尺處面臨嚴重考驗,他還站在比一般選手稍高的投手丘上,必須不斷用舌頭舔自己乾燥後泛白的嘴唇,再面對自己控球不佳的窘境,以及洛磯隊4.1局的無情砲火,包括艾特金斯、土洛威茨基2局下兩支陽春砲。

賽後淋浴過、換完裝的克萊門斯,在冷氣房球員更衣室內,終於看到「血色」,但他不掩懊悔,對於重返洋基隊後,最短命的一次先發,很失望。

他說:「我想贏,所以失望。」他也沒把洛磯主場優勢當藉口;過去3年他效力國聯太空人隊,不是沒有高原出賽經驗,但那時候他不是44歲,那時候的洋基球團,也不會一年花2800萬美元,希望靠他贏球。

洛磯3連勝,把洋基隊打到趴在5成勝率的邊緣線上,那個12場贏11場的洋基在稀薄的空氣中「蒸發」了,總教練托瑞說,「這真的很傷」、「尤其是心理層面」。

地主球迷在高地像一尾尾活龍,又叫又跳,連3場爆滿。3天前輸掉首戰的丹佛洋基迷,還在第16街免費公車上,隔著窗和洛磯迷互嗆,昨天3連敗後,連氧氣都吸不夠了,哪來的力氣回嗆。

【2007/06/23 聯合報】

1 則留言:

Blogger 提到...

Quantum Binary Signals

Get professional trading signals delivered to your cell phone daily.

Follow our signals NOW and earn up to 270% per day.